• 2011-05-13

    TEST - [L团事物所]

  • 2010-05-16

    老病 - [日杂区]

    自己一个人。我一直觉得自己一个就好了。

    下楼买了盒咖喱饭,很热,得用两只手拿。心太软好像也很好吃,但是最近不怎么吃甜呢。这样想着,想打开便利店的门。

    幸好有人在这个时候开了门,让我出去。我跌跌撞撞地拿着咖喱饭,吊带裤的肩带快掉下来了,只得放下饭盒去扶好,再从地上端起饭盒继续走。

    到家了。打开饭盒的时候弄得一键盘的咖喱,去厨房拿抹布,在黑暗中头撞到了墙角上,脑袋直冒金星,很痛。用咖喱汁捞饭,却发现满满的只有油,没有味道。

    如果有个谁陪我,可以帮我开便利店的门,可以帮我扶好肩带,可以帮我去厨房拿抹布,甚至还可以帮我煮饭,那么我就不会遇上那么一系列的事情了。

    不过要是那个人是作为“男朋友”的话,不要。因为我还没做好帮他打开便利店的门的准备。

    那么那个人就只能是妈妈了。就算我给她打开便利店的门她也会说“不用”,然后帮我拿东西。

    但是这让我觉得太对不起她了。

    所以就一个人好了。

  • 2010-04-18

    記錄 - [日杂区]

    劉禹錫 烏衣巷

    辛棄疾

    WILD BEASTS

    江戶盜賊團五葉 老梅

    三月病

     

  • 2010-03-27

    old spring - [伪文艺]

     

     

     

     

     

     

     

     

     

     

    春天去“趁花墟”。在如此喜氣洋洋擠滿阿嬸阿伯的會場里就照下了如此喜氣洋洋的迎春照~恭喜~

     

     

     

     

  • 海德先生在個人精選里把I'M SO HAPPY放第一,IN THE AIR放在最後。前者我就不多說了,至於IN THE AIR,每次想起這首歌,都會極其主觀地認為那是對H極重要的一首歌,繼而就極其主觀地認為那是H唱給他自己的歌。

    祂每次都不沾一點兒悲傷地直上雲霄。

    連死亡也不能阻止。

     

     

     

     

     

     

  • 昨天睡得很不好。做了很多梦。早上起来还腰酸背痛眼皮肿的……

    闪亮亮同学在梦里傲娇兼别扭地叫了我上天台然后……他居然跟我说不要再让某人欺负我了(有这样的某人吗?)。然后又摆着张扑克脸像老妈一样跟我唠叨了好久。我们在暗沉沉的种满白菜的天台上就这样断断续续地说了好多话。

    事实上我和闪亮亮同学关系太一般,同学十年话都说不过十句。他有好多我没有的东西,让我不由自主地自卑……

    潜意识什么的最可怕了。

    虽然没有谁理应要背负着谁……不过有时候也很想找个胸膛来靠一靠,然后有双手会摸摸我的头,沉默地告诉我还有人懂你之类的……

    我知道我太软弱了。

     

  •  

     

     

    =screening effect=

     

     

     

     

     

     

     

     

     

     

     

     

     

     

     

     

     

     

    =like a women=

     

     

     

     

     

     

     

     

     

     

     

     

     

     

     

     

     

     

    真相考虑下期放出。(别问我下期什么时候……反正没人看="=

     

     

     

     

  • 这博它几乎被我抛弃了

    不过小章鱼它点燃了我一小部分的意志(?

    ——————————————————————————————————————————

     

     

    神圣治愈光线!!!!!(内牛满面

     

    对现状无奈到我除了笑都不知道干啥好了OTZ

    熬过这几年,连滚带爬地离开这鬼地方吧OTZ

     

  • 没错真的大家都在祖祖……祖祖出世多少年了为啥大家现在才看祖祖……祖祖!!!

    http://v-room.net/g/daijin/jojoface1.html

     

    坂田O时……怎么长了一张坏人脸!!

     

    银八。。。为什么连白衬衫都没有!!老师露着又伤风败德!!我对不起你OTZ

     

    小金TAT~仕事中///////

     

     

    卷子/////咱做得挺嗨的一张~鼻孔开始热辣辣了///////

     

    “客人啊……那里……不行……啊嗯……”(废柴K血尽而亡

     

    高杉前夫花了我不少时间琢磨……做出来还挺够变态的不是么……

     

    下面有雷。

    ……

    ……

    ……

    ……

    ……

    我不该把这人和上面那人放在一起的看他又瞳孔放大了……(喂完全是你的问题吧!还有为什么那混蛋能粘着卷子我要那么远啊!!)

     

    银:这谁?

    土:不晓得耶……

    高:那就杀掉好了……

    K:杀掉了我2011怎么办……我的精神空虚谁来填补……我的钱要喂谁(你根本没有吧混蛋

    海蒂:(转头单眼放电~❤)

    众:……还是杀掉好了……

     

  • 架空 土银/高银

     

     

     

     

     

    人们都说,那屋子里是住着吸血鬼的。他满手鲜血,面目狰狞,把犬牙深深嵌入别人的脖颈,吸完血还喜欢把人家解体当娱乐。他们说,我曾经见过有残体从那边的河咕咚咕咚地冒出来,是一截肿胀而发紫的手臂。多残忍的吸血鬼啊。

     

    土方十四郎发现现实远比人们的想象可怕。

     

     

    01

     

    接到目击者的线报以后土方十四郎立刻赶往现场。发现尸体的河的一边是一大片老旧的矮平房,另一边是还没开发的荒地,再加上散发着浓郁腐臭的河道,怎么看怎么像命案频发的好地方。人们的手纷纷指向同一个方向,一栋比周围的房屋大几倍的旧宅子,“那接二连三的好事啊,肯定是里面的吸血鬼干的!”

    无神论者轻嗤了一声,“那你见过那鬼没有?”

    “见是没见过,那屋子一到晚上就发出些叫人全身寒毛竖起的怪叫,谁敢进去啊?”

    土方暗暗嘲笑了一番女人起伏跌宕的声调,不过他还是决定去看一看。

     

    就算在白天,那屋子确是永远沉浸于黑夜般的死气沉沉。发黑的墙缘,铁框和玻璃都支离破碎的窗户,让土方想起以前在某精神病院见过的眼神放空的老妇。没有一点生的气息。

    土方生硬地拉开铁门,里面的景象让他呆立了一阵——明明是私人住宅,布局确更接近旅馆——一条笔直的走廊和两排整齐的房门,每隔两间房就有一盏的过道灯,还有尽头的楼梯,这是土方可以看见的一切。土方试着打开房门,可是每一道门都闭得紧紧的,踢都踢不动。其他楼层的房间也一样。整个屋子都笼在一阵厚尘里,确实是久无人住的状态,可是为什么,土方却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他按着发抖的手慢慢地移动双腿,似乎向前的每一步,都是走近饿得发疯的困兽的信号。

    童年时侯最纯粹的恐惧感渐渐占满了土方的脑袋。

    最后是TO LOVE的铃声生生地撕破了让人窒息的压抑感,山崎的声音钻进土方的耳朵:“副长?法医的验尸结果出来了,你最好亲自回来看一下——副长?你怎么了?怎么气喘得那么厉害?”

    “混蛋吵死了哪有喘啊只是午餐没有吃蛋黄酱声音比较奇怪而已我立刻回来。”一口气说完然后啪地收起电话,没敢回头再看一眼,土方逃似地小跑着离开了宅子。他背后的太阳也追着他一点一点地沉入地平线。

     

     

     

     

    到最后一丝光明被吞噬干净的时候。

     

     

    IT’S PARTY TIME.

     

     

    TO BE CONTINUED...?

  • 因此!!!!!!!!!!!!!!!!!!!!!!

    银妈143是以夜王为抗争代表的[反派的怒吼!!!为什么每次主角变身唠叨说教谈恋爱搞基总得剥夺咱的正当权益委屈人家在一边按耐欲念的火焰干等!!口胡!!!劳资要为无产阶级报报仇嘤嘤嘤嘤]

    海先生则公然在G********* SKY现场大胆宣布“同志们都来[吡——]我吧嗯……啊……呃啊!……”

    祖祖是练成森之妖精的秘籍!!

    本大爷的后座则是[草履虫的奶奶!人类的祖宗!用皮肤完成进食与排泄过程的混球!]

    而本大爷是+KING OF THE UNIVERSE+  HIAHIAHIAHIA!!!!!!

    ……

    ……

    ……

    ……

    ……

    我没疯!!谁也别拦住我!!

  • 这篇我一共打了三遍了呢~

    伯克霸市你快去死啊啊啊啊啊啊

    昨天我又做了梦呢

    梦见我的表兄弟和一干奇奇怪怪的人等来我家做客呢

    那哥哥超鬼畜超高的弟弟超可爱超柔弱的

    后来他俩直接就在我床上O起来了

    他俩走了以后一个满肚肥油的怪叔叔把我压到了

    随便摸了两把以后嘟囔“有没有搞错又丑又肥”就走掉了(我自挂东南枝算了

    我刚走到我爸妈的房间拿两兄弟刚完事小弱受躺在床上动不了(你们够了没有

    于是我把小弱受压倒欲开创女男的先河

    由于我太有良心和羞耻心最终还是抱着他而已……

    以上就是一个超纯朴善良有羞耻心与同情心及超有自知之明的好人的梦

    ps:抬头与下文绝对没有关系

    pps:下图与本文也没有关系

     

     

    谁把纯情少女搞成这个样子的,说!!!!

  • 海與粉紅
    中譯:Orika

    看呀 將這整片粉紅色渾圓天空脹得滿滿的
    晶光閃閃被藏起來了
    反覆地把玩 隨即在一旁笑了起來
    下了毒的蛋糕碎屑

    冷颼颼地就連花瓣也
    在我的指尖上凍得直打哆嗦
    在那片
    小小鵝卵石搔癢腳丫子的海岸
    稍稍看一下你 看一下海
    打了個哈欠

    塑膠製(plastic)的真教人失望 唯獨言語變得天真無邪
    你看啦又上當了
    盡是不要的東西 盡是重要的東西
    舉起來慌慌地東張西望

    堆得尖尖的垃圾裏頭
    互相挨近彼此快要凍僵的身體
    面對那拚命撒著謊、
    儘管如此卻顯得那麼認真的告白
    稍稍看一下你 看一下海
    打了個哈欠

     

    草野叔叔你是非主O的元祖!!意识流的启蒙人!!你们谁看明白了他写什么吗!?

    没其实我是想贴这首歌的。

     

     

    胳臂的世界
    中譯:Orika

    從那個既冰冷又柔軟的、
    二個人合力上了鎖的 小小世界
    隱隱約約傳了過來
    忽伸忽縮 輕飄飄飛起來了

    答答答答 那玩意兒載著我飛
    答答答答 那玩意兒載著我飛

    啊 在你的那隻胳臂上
    我看到了寂寞而壞心腸的昨天
    假如從窗口探出臉來
    一個勁兒笑個不停的話 就會變成這樣

    答答答答 然後我立刻跌下去了
    答答答答 然後我立刻跌下去了

    盡情摟著你不放的那一天
    連親吻你肚子上胎毛的這件事都
    想起來的是 當我在這裏一個人
    獨獨將煙霧的聲音吸納入胸

    放眼望去 什麼都沒有喔
    一發起呆來 為何就會凝固不動了呢

    答答答答 石頭做的我 剪下了天空
    答答答答 石頭做的我 剪下了天空

     

    我现在就是那么歪歪扭扭变变态态神神经经粉红粉红绝望绝望的内心世界。

    有哪个人来给我上锁啊OTZ

     

     

  • 咱今天当黑||||DEMO,看了冈田和堤大叔立刻精神百倍爽到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错咱在说《飞吧,爸爸,飞吧》的日本版,2005年产(别老看些年代久远的东西啊)

     一个生活平凡空虚懦弱的老爸女儿被打到住院于是要冲去学校报仇,结果去错学校撞上了小冈田一帮子于是开始了特训~从身体到心灵开始变强~~

    剧情虽然白目但咱很喜欢~~~纯纯的年下热恋啊~~(喂!!

    真一蜀黍的一根筋童心别扭爸爸有爱透顶!!

    小冈田的闷骚伪反叛少年虽然有跟棒子风的造作成分,但是看到他白白的香肩浅浅的锁骨还是忍不住爆了……OTZ

     噢噢噢还有那句“快点变强,来保护我吧”真是萌到没路啊啊啊啊啊啊啊这绝对是(伪)冰山攻(?)最深切的表白啊表白TAT

    反正李O基就演不出这种萌感= =(李是韩版的反叛青年= =)

    最后那里……小冈田整一个胜利女神的模样OTZ白目得有点过分但是只要小冈田和那些很装B的蒙古啊钻石啊灰烬啊撑着就很萌了~~~啊啊啊啊女神我爱死你了>3<

    只是……谁给我个完整版OTZ咱只看见后半部分= =

  • 为什么我每次玩游戏都是玩些不明不白的ending出来!!!!不是消失蒸发就是被带去密室OOXX群O乱七八糟的什么鬼!!!使我思想太WS还是怎么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拜托让我正正常常地玩个官方结局出来好不好……

    (小声:俺在玩鬼O眼镜= =最衰都是阿F你啦……)

    ————————————————我是愤恨的分割线——————————————————————

    打了这么久,打了两个克受、一个克攻的结局,全都是跟Mr.R奔新世界去了……还拿了一个“禁忌的果实”,触手啊妈妈……拜托我不想这么变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